水流年-行走北京·文化周末(13.160529)
30
2016
05

行走北京·文化周末(13.160529)


这周看上的行程都达不到成团人数,所以我就只好自个儿市区行走。

周六的计划是玉渊潭、颐和园,清华大学,还有水立方。

我从住所附近上了公交车,一路往北。快到玉渊潭那儿,看见了中华世纪坛,我想既然经过,那就看看吧,于是下车找入口。在门口拿身份证领取门票后,我入内参观。

一楼正在举办一个国际摄影周的影展,有赣南客家、山魂、与鹤共舞三个系列的摄影作品展出。照片拍的真不错,但若问我具体好在哪里,我还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。我只是感觉,每一张照片的拍摄时机是恰好的,选取角度是完美的,当然,这相机应该也是昂贵的。我原来一直有这么个疑问:好作品难道非得用好相机才能拍出吗?原先我是嗤之以鼻的,但现在,我想,起码有些作品是只有好相机才能拍出的。二楼有个画展,是一个有中国血脉的古巴籍画家的专场,但这风格,我实在难以说清;二楼还有个影展,这影展是攫取全世界每个地方每个场景的片段,加以回放、慢速等特效呈现,很有意思;二楼的主厅,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各类大家的简介,一一读过后,我为祖国自豪。三楼是汉字体验馆,比较适合小朋友。负一楼另有收费的展览,我看过介绍后,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,就没再继续参观。



出世纪坛的北门,正对着的就是玉渊潭的南门。话说这真的是个公园,挺大,有东西湖两片。我本来是照着地图上的粼光塔影去的,到了地儿,却没发现啥古塔。正疑惑间,抬头却见,西湖的那一边,中央电视塔正巍峨耸立着。呵,原来说的是这个塔。记得小时候,广播里最常听见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声音,电视上最多看见的也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,今天在这儿,近近地、远远地看着,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只是想起前几年网络传的那个谁谁幸福安康谁谁水深火热的段子,再想起久久雪藏的毕老师,如今对它还真是无爱。园里还有樱花园和荷花池,但不是正当时节,没见着那最为美丽的样子。

逛罢公园,坐上地铁,继续前行。

出地铁就是圆明园门口。我买了一桶方便面和一瓶酸奶,边看着来往的人群,边享用着午餐,忽然想起一本书的名字——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。

既然到了圆明园门口,既然已经去过颐和园,那么就逛逛一直不想来的废墟吧。

我脑海中关于圆明园的记忆,就只有八国联军和火烧圆明园,这是大清朝的耻辱,也是我们国家的耻辱。这个地方没有按照历史重建,而是就地建了个遗址公园。这么做还真不错,可以让每一个中国人,每一个游客,都永远记住这段历史,记住曾有一个民族被几个民族肆意欺辱,记住曾有几个民族肆意毁坏着瑰宝。












园里有许多遗迹,散落于树木之间和小土丘之上;园里有许多的湖,湖上有荷花,更多的是荷叶;园里有许多的树木,或古老,或青春;园里有许多的花,或成簇,或零星,或艳丽,或清雅。

圆明园很大,我一路快走,基本走遍了整个园区,大概花了有近三个小时的时间。

出门前,我看到围墙那边围着的西洋楼景区,感觉挺美,但没有时间继续逛了,留待下一次吧。





我是从东一门出来的,出门右拐,走几步,过天桥,再往回走,右拐进了清华大学。从校区里穿行,途经图书馆、大礼堂、水清木华、荷塘,一路所见,是浓浓的毕业气息。一群天之骄子要毕业了,又将迎来另一群天之骄子,可是这一群人中,能有多少的江苏和湖北的学子?

出清华西门时,正是六点,两腿略有酸胀,手机也已没电,所以我取消了原本接下来的水立方之行,坐地铁而归。

周日的计划是国家图书馆,动物园,还有水立方。

我自然觉醒来,简单吃过早饭,从广安门内大街坐二号线,然后在北京西站转九号线,终点站就是国家图书馆。



国家图书馆分南北二馆,南边为老馆,现在是典籍博物馆,北边为新馆,主要是阅读外借区。当然,其间还有文创艺术品商店,国图艺术中心,少儿图书馆,咖啡店、餐厅之类的。

我这水平,是看不懂典籍的,自然就去了新馆。在一楼寄存了背包后,我拎了本本本子钱包等,直往二楼而去。

在二楼大厅,我用身份证在自助机上办理了借书证,然后刷卡进入阅读区。



进入到其中挑空的大厅里后,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。二楼四周的墙边全是堆满书本的书架,往中间是排排的书桌,中间一圈栏杆边又是一圈连着的书桌,每一层布局类似,在每一层四周外围还有其他图书室。我想,这未必是中国最大的图书馆,但应该是中国最为大气和最有底蕴的图书馆。

x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评论列表:

1.徐景岳  2016/5/31 0:20:09 回复该留言
貌似正文内容超过最大限制了,还是自己的网站……看来这篇太长了,就补在这儿吧。

我从周边的书架上挑了本有些年代的书,从安静读书的人群中轻轻穿过,然后坐到中间栏杆边上的书桌前,开始读书……这是一本翻印民国时法规的书,文字是竖排的繁体字。我很久没读过繁体,所以读起来有些吃力。等大致读过一遍,已近中午十一点半。我想起下午还得回单位写个材料,于是收拾东西,把凳子放好,把书放回原位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阅读区,离开了新馆。
我在图书馆的餐厅里吃了中饭,一个半荤一个素再加一碗饭,一共十七元,不便宜也不算贵,如果喜欢吃小米糊糊的话,大厅里可以自取,如此算来,已是很便宜的了。
晚上有住附近的同学约了一起吃饭,两个人聊起北京的房价,他说他住的房子是学区房,十万多一平,边上不是学区的要便宜些,大概在六万的样子。这个房价是非北京土著难以想象的,也是难以承受的。
但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人要漂在北京?我不由想起今天去过的这些地方,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去过的那些地方,想起我还没去的好多地方,我想,或许对有梦想的人来说,漂着也好、蜗居也好,这些物质上的一时困难是值得的。因为在这里,你会很简单地拥有大多中国人所不能企及的资源,这些资源可能会造就巨大的精神财富,亦有可能造就可观的物质财富,无论精神或者物质,得一足矣!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